剧本研读的三个步骤
佐尔巴

2019-12-19 00:00:00

剧本应该怎么读?



剧本,就是一剧之本,是创作的一切依据。导演、演员、舞台、服装、音乐、灯光等各部门,都是为了服务于文本而存在的。换句话说,剧场里的大大小小都是为了一件事而存在——说故事


很多演员拿到剧本之后,第一件事就是拿笔把自己的台词画出来,在画 完之后,他们通常有两种反应。第一种是:“? 唉,台词真少,都没我的戏。”第二种反应更要不得,明明暗自庆幸台词多,还要假装抱怨:“? 唉,台词这么多, 怎么背得起来?”以上都是错误的态度。一拿到剧本就画线的演员,通常不管整个故事的全貌,也不管自己的角色与其他角色的关系,只在乎自己的戏份多或少。当他缺乏对剧本充分的理解,在排练的过程中和对手的交流一定也很生疏僵硬,无法激起火花。


创作者应该要对剧本有充分的认识,进而找到自己解读的观点。就我的 经验而言,剧本研读可分为三个步骤:感性读剧、理性读剧和剧本解读。也就 是说,一个剧本至少要以不同的态度研读三次。




感性读剧


丢掉创作者的身份,把自己当成普通的观众,不带任何艺术理念,也不带任何批评的眼光。在阅读的过程中,想笑就笑,想哭就哭,如果故事让你泪流不止,你甚至可以把剧本合上,好好地大哭一场,整理完情绪之后,再继续看下去。你必须找到自己对剧本最原始的感觉,甚至找到自我投射的段落或台词。




理性读剧


理解剧本中主要事件的来龙去脉、人物关系的前因后果、各个场景的时空设定,甚至剧中提及的专有名词。把全剧发展的情理逻辑搞清楚,甚至找出剧本的谬误之处。



剧本解读

 

戏剧的定义 / 类型 / 风格


不同剧种中戏剧的定义、功能与目的,大相径庭,表演的风格也有所不同。例如,写实主义讲求的是角色心理状态的真实,角色在难过的时候,自然会哽咽或落泪;但若是喜闹剧,角色悲伤的情绪或许是用夸张的方式来表现的;在音乐剧里,演员是透过歌声来传递内心的情感,如果演员哭得稀里哗啦,那这首歌就唱不下去了;但若是非写实的文本,那么演员可能就会用抽象的肢体或是声音来表现内心的哀伤。以上不同的呈现方式,视该文本戏剧类型的特性而异。


主题 / 子题


所谓的主题,指的不是故事大意,而是剧作家隐藏在故事背后的理念, 透过作品想讲的一句话(主旨)例如《西出阳关》叙述一个叫作老齐的老兵, 当年和原配惠敏成亲后,还没有完成洞房夜,就因为战乱分隔海峡两岸,从此寄情于红包场的歌女咪咪,并一心希望咪咪能为他唱一首《王昭君》,抒发他一生忠于国民党、为了惠敏守贞四十年、存节忘身的抑郁心情。就《西出阳关》而言,“? 红包场”“老兵”“战争”都只是这出戏的题材,只是故事内容的一部分, 并不是真正的?“主题”。


李国修、李立群


寻找剧本的主题,可从全剧最重要的场次着手,这就好比传统戏曲中所谓的?“戏胆”。在一出戏里,角色遭遇的起伏之间,一定有个最关键的场景, 通常角色会在这个时候做出深沉的告白,或是情绪的重大转折,这往往也是全剧的最高潮。举例来说,《西出阳关》里最重要的场景有两个,一个是老齐在四十年后回大陆探亲,他和惠敏两人在青岛重逢,男不婚,女已嫁,老齐对惠敏喊出心里压抑了四十年的遗憾心声:“? 海南岛撤退,为什么你没有来?!”惠敏也几近崩溃地对老齐说:“? 我去了……尸横遍野,我踩着尸体前进,我喊着你的名字……你听不见……船走了……”


以上这场戏算是角色?“情绪”的高潮,但真正的关键场次却是在第十一场“初唱”,老齐在返乡探望惠敏之后,心中再无悬念,回台立即向咪咪求婚,却遭咪咪拒绝,最后老齐在咪咪家,将自己的外裤褪去,双手高举,对咪咪比画着自己内裤的裤裆:“? 你摸一摸。”


这个段落才是老齐最重要的一场戏。他露出裤裆,双手高举,象征着他 一生追随信仰的国民党战败投降,也象征着他放弃为惠敏守了四十年的处男之身。至此,老兵的尊严扫地,老齐走到人生境遇的谷底,令人不胜唏嘘。我们可从这场戏的背后,透析出全剧探讨的主题应该是?“忠贞”二字,老齐对国民党、惠敏都谨守忠贞,只可惜换来的竟是如此不堪的人生终局。


然而一出戏除了主题之外,应该会从主题延伸出相关的子题,例如?“背叛”“出关”“家”“姓名”等,都是《西出阳关》的子题,只是相似的事件出现在剧本中不同的段落,发生在不同角色的身上。举例来说,“? 出关”这个子 题的意思是离开自己的故乡,在戏里就点明词句出自王维的《渭城曲》:“? 劝君更进一杯酒,西出阳关无故人。”戏中有许多人都面临?“出关”的课题,老齐当年随国民党部队出关,离乡来台;第一场歌女凤仙要离开西阳关歌厅,回彰化老家开服饰行;第五场芝龄出嫁,从此就不再姓刘了;第十场阿弟仔要当兵入伍;《王昭君》这首歌里讲述“? 昭君出塞”的心情……这些人物的处境都属于“? 出 关”的子题。(剧本拆解另可参考?编剧课的第一课“故事的结构”)


李国修


时代背景 / 剧作家写作背景


人的行动与思维通常受到社会背景的制约或影响,阅读剧本时应从剧中 角色食、衣、住、行、育、乐等各个生活面向,去深入了解故事所叙述的年代与地域普遍的社会现象。在这个时代背景下生存的人,他们所认定的普遍价值是什么?他们所渴望或恐惧的事情是什么?故事的时代背景,和“我”(创作者) 以及观众的生活背景是否有?“差距”?这个?“差距”是我们要透过作品刻意去呈现的,还是我们要消除以便观众进入剧情的??


另外,研读剧本时也还必须去了解剧作家的创作背景,知道他最初的创 作动机,才能掌握作品的精神。对于剧作家的背景,我们可以从?“纵向”和?“横 向”去了解。所谓的?“纵向”,指的是剧作家的生平经历,他从小的成长背景、他所受的教育、他的社会经历、他人生旅程的转折点;所谓的?“横向”,指的 是他写作该剧本当下的社会气氛、普遍的社会价值、关注的议题,甚至当时文艺界的思潮等。


若以《西出阳关》为例来分析写作背景,我的父亲当年随国民党来台, 因此我是外省人的第二代。《西出阳关》里叙述海南岛撤退时,因船上的人太多,军舰已承载不下,老齐被连长下令在军舰上开枪扫射难民,打死自己的同胞。这个残忍的场面其实是我一个远房亲戚的真实故事。而《西出阳关》首演的前一年1987年,台湾宣布解严,翌年开放大陆探亲,许多老兵迫不及待地回到大陆与朝思暮想的家人会面。我就是在这样的社会气氛下写了这出戏。要处理《西出阳关》就必须要对当时两岸的局势,甚至对“两蒋”在当时台湾人心中的影响力有相当的认识,未来排戏的时候,才能处理到位。


意象 / 象征


故事的主题和子题找到了,但这些终究是抽象的概念,我们要怎么把概 念传递给观众呢?


有两种方式,一种是透过舞台场面的调度,另一个方式是透过角色在舞台上的行动。因此,我们就要开始从剧中重要的?“意象”和“?象征”来寻找表达的媒介。


举例来说,《西出阳关》里老齐在第五场要找剪刀剪断芝龄喜饼盒上的红 绳子,第六场他需要用剪刀剪断与惠敏洞房夜所着新郎的裤腰带,剪刀在剧中一直重复出现。我们或可将?“剪刀”视为一个重要的意象,这象征着老齐心中一直有个打不开的死结,他需要一把剪刀来解放自己。如此一来,剪刀就具备了深沉的含义,可以让观众联结?“忠贞”的主题。因此导演和演员的工作就是要突显老齐找剪刀的舞台行动。

 

人物性格分析 / 动机


戏剧是一门关于“? 人”的艺术,不管是何种美学形式的戏剧,都在探讨人性。“? 人”才是故事的主体。



我们在进行角色分析时,可以从台词和舞台指示中找线索,但有时台词只是表面的描述,我们必须从角色的行动,从他在剧中遭遇每一个难题时所做出的决定来分析角色的性格,并且找到角色在做每一件事背后的动机。我们需要清楚知道这个角色?“为什么要这么做”,如果我们没有找到?“为什么”,那就代表这个角色当下选择的行动,是没有?“必要性”的,是?“可做可不做”的;当角色并非处在一个?“不得不”的状态之下,他内心的冲突是无法展现的。


举例来说,《西出阳关》里海南岛撤退这场戏的情境是,赵营长命令老齐开枪扫射尾随部队的难民,不知所措的老齐对营长说:“? 报告营长,那个流亡学生惠敏还没来。”但营长冷酷地说:“? 难民要是上了船,我们的船就沉了—— 齐排长,开枪!”最后,齐排长奉命含泪开枪。从这个行动中,我们可以看见齐排长和惠敏虽然只是有名无实的夫妻,但重情义的齐排长,在生死关头心里仍惦记着惠敏。而最后因情势所迫,老齐只能上船开枪,我们又可看出他选择牺牲个人情爱,服从长官的指挥,展现了他对国民党忠贞的硬汉性格。


本文摘自《李国修编导演教室》,著者:李国修 整理:黄致凯

这里即可入手!


《李国修编导演教室》一书是李国修从四十年剧场实践中总结出的一套独创的编剧、导演、表演的实用方法,是其一生创作思维在实践检验中凝聚的结晶。本书系统而深入浅出地阐述了李国修历经舞台实践检验,并在失败的教训中不断修正的创作理念,是一本戏剧创作的实用手册。




   文章来源:未知 

本文由 @佐尔巴 原创发布于拍电影网,未经许可,禁止转载。
分享到
0条评论 添加新评论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| 立即注册
相关推荐
热门标签 更多标签 >
Top 日本黄片高清